乌镇印象

    如赴约见一位心仪已久的女子,我来到了乌镇。

    这水、这桥、这民居,正如预存我脑海中的乌镇印象。虽婀娜多姿,却淡定素雅;虽游客如织,却闹中有静;虽天公作美,却烟雨朦胧。留心不留心,处处皆为画。

    环河而行,碧波微澜,清闲之感,涤荡心胸。此时我若添一羽扇,踱步石堤,不正如古时书生,好不斯文……

    青石小桥,轻卧河道。人坐桥上,桥下艄公摇船而过,料想船中人于欸乃声中,定另有一番情调。两岸木宅,鳞次栉比,依水而建,或已空废,令人顿生人去楼空、物是人非之悲怀;或见窗边吊兰,衣物晾晒,令人颇有主人安康,生活和谐之欣喜。

    一条古街,几多特色居所:于酿酒房,酒缸罗列,酒香扑鼻;于花布坊,蓝印花布,高高挂起,似正静瞰天下苍生;于百床馆,精雕细刻,疑为天作;于民俗馆,婚嫁礼仪,蜡人雕像,栩栩如生,惟妙惟肖;于茅盾故居,静谧中透露出一份凝重,古朴中散发着一种高雅;于小吃馆,点上一碗热饺,悠闲下肚;于古戏台,一戏公不知疲倦、咿咿呀呀只顾唱着,哪管台下人多人少……

    离开乌镇,已有数月,但乌镇的水、乌镇的桥、乌镇的民居,时而浮现眼前。愈是公事繁忙,愈是想念乌镇。今日落笔,恰似了却一段情缘。但盼有生之年,再晤印象中之乌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卓文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