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镇的诗意生活:乌镇旅游网乌镇旅游东栅西栅

乌镇的诗意生活

    一直以来,都想去看一看乌镇,可惜的是未能如愿。清明节过后的第一个周末,总算与好友一块去乌镇走了一回。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这一路上,缠绵绯恻,浠浠沥沥。一大早出发,中午时分便到了乌镇,而心情,因为夹杂着雨气,感到格外的清凉。

    我到过不少的江南小镇,如周庄、南浔,唯独乌镇是在雨中漫步,别具一格。我对乌镇的最初印象,源于茅盾先生的小说《林家铺子》,乌镇的价值不言而喻,无论是从精神层面的传播,还是对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,它的意义都是世界性的。于是,乌镇成了江南小镇的一个杰出代表,茅盾先生又成为了乌镇的一个绝对象征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具体的故乡,而乌镇,分明成为了千千万万游子心目中理想的故乡。

    象许许多多的江南小镇一样,乌镇有着小桥流水,白墙黛瓦,它所呈现的是一帧淡淡的水墨,又有着宋词般的意境。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而寻常百姓的生活,就在不经意间,变得纯净,自然,不折不扣。当我徜洋在滴水的屋檐下,亲近感油然而生,也许,这周围的一切,都是令人熟悉的最熟悉不过了。我们,是邻里,乡亲或者成为朋友。

    乌镇狭窄的河道,紧密的长廊,还有那青青的石桥,这些,原本一直都存活在乌镇,只是生命的年轮呈现出久远的灰色,一如慈祥的外婆,额上花白。苍桑的岁月可以改变一条河流,一座石桥,却无法改变乌镇的一脉相承,尽管时过境迁,乌镇依旧人来人往,同样的生活依旧延续。错综的街市,商铺林立,那里门对门,檐对檐,空间低得局促,而行人在舒缓地走动。雨滴落了下来,打在伞柄,打湿了衣襟,有些调皮的雨,倏地钻进了青石间的泥土里,小巷子里回味着淡淡的芬芳。

    乌镇的街道和民居都沿溪、河建造,所谓“人家尽枕河”。乌镇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,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深入河床中,上架横梁,搁上木板,人称“水阁”,冬暖夏凉,绵延数里,是乌镇建筑的独特奇观。水阁是真正的“枕河”,三面有窗,凭窗可观市河风光,在屋中打开盖板,便可汲水洗涤。乌镇的原住民就这样世代随水而生,伴水而眠,乌镇也由此被誉为”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”。

    曾经的过往,丰盈着乌镇,更为每一个土生土长的乌镇人提供了值得叹喟的故事。乌镇人是幸福的,可以毫不费力地触摸着水乡的风月,享尽水乡的温柔。

    沿着青青的石板路,我不停地在巷子里徘徊,幽深的宅院,明黄的寺壁,以及桥头的风景,无不唤醒着我对乌镇的记忆。黄昏已近,此时的修真观戏台,悠扬的昆曲早已落幕;青黛的屋檐下,是行人晃动的衣袂;石桥边更会使人产生联想,是谁撑着油纸伞,悄然而过?茶楼与艺坊尚未打烊,依旧敞开着,周庄那略带迷茫的烟雨,令我再一次陷入了绵长的悠思。